您所在位置: 首页» 科大学人

“妈妈老师”潘钧颂

作者:文\李姝 来源: 发表日期:2013-06-27 浏览次数:



  201314日星期五,如果说这天晚上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天气实在冷得让人受不了。这是湖南自1985年以来最冷的冬天,夜间气温低至零下三度。寒风夹杂着雪花,在室内都可以听到外面寒风肆掠的呼呼声。

    吃罢晚饭,潘钧颂出门了。她和几个同学约好,晚上为他们解答疑惑,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指导复习。

    灰暗的路面已结了冰,潘钧颂想:天这么冷,不能让学生等。突然,她脚下一滑,重重跌倒在地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她感到右臂被狠狠地折了一下,全身瞬间麻木,动弹不了。好在恰逢两个学生经过,一见有老师摔倒,赶紧过来扶起她。

   “你们不要动我右手……”在学生的帮助下,潘钧颂慢慢站了起来,艰难地舒展下身体,又继续往办公室走去。\

    那天晚上,答疑持续到10点,潘钧颂一直用的是左手,学生们并不知道她的右手因摔伤而不能动弹。


“我们的‘潘妈妈’”

    经诊断,潘钧颂的手严重骨折错位,她不得不住院治疗。

  知道潘钧颂摔伤了,同学们相约去看望她。病房里,潘钧颂正用左手批阅着期末考试试卷。由于右手裹着厚厚的纱布,不能拿稳试卷,她感到有点力不从心。

    刘曼看到坐在病床上工作的潘钧颂,心疼不已。她嗔怪地说:“潘老师,您总让我们照顾好自己,可是您却忘了照顾好自己呀!”其他同学也纷纷关心地问起潘老师最近好不好,在医院还习不习惯。大家叮嘱老师不要担心同学们,“现在,您最需要照顾好的是自己。”

    看到同学们这么关心自己,潘钧颂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不过,坐了一阵子,她开始赶同学们走了:“你们还有考试,赶紧回学校吧。”

    其实,在背地里,潘钧颂已经被学生称为“潘妈妈”。

  张翰始终忘不了毕业那年,大家一起在潘钧颂办公室守着老师修改与打印CAD图纸的情形,他说:“感觉像是小时候守在厨房,等着妈妈把饭菜端上桌,她就是我们的‘潘妈妈’。”

  张翰回忆,做毕业设计的时候,很多专业的学生都要打印CAD图纸,但是打印店人很多要排很久的队,同学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潘钧颂知道后,立马让学生来自己办公室,亲自为同学们打印。打印前,她还要认真看看,如果有错误她会一页页修改。打印机不停地运作,潘钧颂一刻也没有停歇。一位毕业已久的学生在班级群里说:“潘老师没日没夜帮我们打图纸的情景,我们永远不可能忘记。”

     一到变天时节,同学们的手机上都会收到潘钧颂的短信:“天冷了!注意添衣服,小心路滑,好好照顾自己。”离家在外,这样的短信,犹如妈妈的“唠叨”让同学们倍感温暖。

       家里条件不好的学生,潘钧颂总会尽可能给予资助。当记者问她一共资助过多少学生多少钱时,她笑笑摇摇头:“给了就给了,谁还会记账?”她只记得有次最多的是半个月的工资,那是八十年代的时候,一个学生刚刚毕业生活很困难,她知道了,很为这个学生担心,主动给了学生40元钱,尽管她的工资只有每个月80元,她自己也上有老下有小,经济条件并不好。

       潘钧颂曾担任1999级机械设计专业的班主任。当时班上有一位董同学突发重症爆发型肝炎。在他住院期间,潘钧颂每天都会熬好粥,早中晚三顿,一顿不落地为董同学送去。工作之余她都会抽时间去照料。看到学生一天天消瘦,她很心痛,总觉得不能为这个孩子做什么。不久之后,董同学因病情不能控制而离世。他的家长赶到学校时,虽悲痛难言,对潘钧颂却异常感激,感激她在儿子患病无依无靠时那么尽心地照顾。讲到这件事时,潘钧颂控制不住情绪,留下了眼泪:“他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一直忘不掉他。”  

三十年,她一直坚守课堂

  从1982年站上讲台以来,潘钧颂的教龄,已经有31年了。

      
  以前上专业课的时候,因为老师少,潘钧颂经常要带学生外出实习,往往一去就是一个月。那时候潘钧颂的丈夫因车祸去世,儿子明明只有3岁。每次带学生外出实习,她就只能把年幼的明明托付给亲戚。“一到晚上,我就特别想念明明,不知道他吃好了没有睡好了没有,有没有感冒?”谈起这些往事,潘钧颂虽然微笑着,语气中仍流露出对儿子深深的歉意。

       
  后来潘钧颂被调去上图学部的课。图学部担任着整个工科专业的画法几何及工程制图课程,相比专业课,更侧重理论,对老师的备课、上课要求更高,而且因为老师少,工作任务很重,很多老师都更愿意上专业课,而不是琐碎又繁重的基础课。但是潘钧颂没有任何怨言地接受了这个工作。

       
  从此,图学部办公室的灯经常在夜晚亮着,周末门也开着。学生只要有疑问,总能在办公室找到潘老师。她总在办公室里,有时是备课,有时是批阅作业,随时等待着需要她帮助的学生。

       
  有段时间,刘曼每天早上7点就会去办公室,她惊讶地发现,潘老师居然比自己还早。晚上刘曼回去时已11点,而潘钧颂的办公室里,灯光依然亮着,那个熟悉的消瘦身影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

  
  除了教授制图,潘钧颂还承担了公差配合与技术测量等专业基础课,每年还要指导毕业设计,一年下来,她的工作量达到了近900个课时,相当于一般老师工作量的两倍。

  
  2012年下学期,机电学院研究生秘书休产假,潘钧颂接替了她的工作。整整一个学期,除了上课,她还要安排课程,审查学生论文,负责研究生的招生、答辩、开题与档案工作。“潘老师非常认真负责,她的精神确实难能可贵。”机电学院院长胡燕平说。

       
  在潘钧颂摔倒的第二天,她甚至7点便早早起床,参加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的监考,因为她是监考员。有人建议她放弃监考,可是她说,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克服困难做到。

    

面对赞誉,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面对很多人的赞誉,潘钧颂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她从来都认为用心教学、关爱学生,这是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情。

       
  她对工作的认真负责,是学院老师公认的。学院对潘钧颂的评价是:“付出的多,从不索取。”这么多年,潘钧颂始终只在乎自己有没有教好课,有没有解答好学生的疑惑,有没有学生需要她的帮助。她心态平和,只专注自己的教学,把名誉、金钱之类都看得很淡。学院的安排,她从未推脱;只要自己能克服的困难,从不麻烦同事;教学上也从未出现任何差错。胡燕平每年都提议给她放假,让她出去轻松一下。但提了好多年,潘钧颂一次都没出去过,日复一日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她说,不觉得生活单调,她也不需要给自己放假。她一直在做着自己最乐意做的事情。

       
  她的朴实,也是学院老师公认的。“潘老师很低调,她做了什么好事也不会和别人说。”机电学院书记尹喜云告诉记者,她每次帮助了同事和学生,从不宣扬,有时候还不“承认”。潘钧颂的故事也感染了很多年轻老师:“她是我们青年教师学习的榜样。”

       
  岁月沉淀,如今潘钧颂的眼角布满皱纹,已不再年轻。但是,在她的学生眼里,她仍然是美丽的。“慈母般的潘妈妈,我们爱您!”“我们需要这样的老师,我们感谢这样的老师。”“可敬的老师,伟大的母亲”……正如在群里、网上的评论一样,在学生心中,她永远是他们亲爱的“潘妈妈”。

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联系电话 0731-58290394
邮政编码 411201
电子邮件 kedaxcb@126.com
联系地址 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