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科大学人

骑行西藏:让青春更精彩

作者:文\沈剑奇 潘亭 来源: 发表日期:2013-06-27 浏览次数:

 

  历经28天,骑行2168公里,翻越124000米以上、25000米以上的山峰,终于抵达美丽的拉萨。是什么支持沈海奇和他的同伴,克服风餐露宿、高原反应、与死神作伴等各种磨难而勇往直前?沈海奇说,是“让青春更精彩”的梦想在支撑着他们。


  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康定县新都桥出发不久,2010级汉语言专业的沈海奇和队友们简直要崩溃了:泥巴没过小腿,一望无际的哪是路啊,分明是泥沼地!因为刚下过大雨,又遭汽车来回碾轧,路面形成深浅不一的凹槽,像是被犁过的农田。沈海奇推着自行车,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不多久,刹车管、变速管便灌满了泥沙,自己也成了泥人。

  
  这样的路长400公里,要走3天。沈海奇汗流浃背,四肢酸痛,体力不支,高原反应越发严重。而就在前一天,一位队友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呕吐不止,躺在床上直喘粗气,无奈只能搭车先走。

  
  前面还有更难更险的路。前进?还是返回?沈海奇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美丽的日光城拉萨,是沈海奇的目的地。生在江南水乡的他高中时就梦想有朝一日骑行去西藏。沈海奇说,西藏只是目标,“挑战自己,让青春更精彩!”才是内心的呼唤。


  为了西藏之行,沈海奇准备了差不多一年。为了攒钱,他做了多份兼职,伙食上也是吃饱即可,有时,他干脆打六毛钱的饭,就着白开水咽下。为了提高体能,瘦小的他风雨无阻每晚到田径场跑25个圈。想到曾经的努力,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骑完全程。他咬咬牙,迈开步子继续前进,并不断鼓励队友:“兄弟们,一定要坚持啊!坚持就是胜利!”终于,他们走完了这条至今让他们都记忆深刻的路。


  这样的困难,只是沈海奇、张浩、张涛、罗铁勇、谷志鹏、刘松乔、罗峰这七名科大极速自行车俱乐部成员西藏之行的一个缩影。201277日至84日,他们克服万难,历经28天,2168公里,沿途翻越124000米以上、25000米以上的山峰,终于抵达拉萨。

  
  在实现梦想的路上,“风餐露宿”成为生活常态。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他们只能吃冻得发硬的面包、压缩饼干、榨菜等。好不容易找到住宿,经常几个人一张床挤得腰酸背痛,而被子大多又黑又潮。在荣许兵站,他们甚至只有硬得像石头的馒头和未煮熟的米饭,难以下咽。

  
  惊心动魄的场景几乎日日上演。前往红龙时,沈海奇提前到达预订住宿,却临时得知队友决定夜宿理塘,他只得独自一人折返理塘。当时已是晚上9点多,到处黑漆漆的,沈海奇必须经过一段没有护栏的险坡路,这段路被称为川藏线上的“夺命杀手”,稍有闪失随时有可能掉下悬崖粉身碎骨。沈海奇硬着头皮出发了,远处的狼嚎在夜里格外凄冷,死亡的念头不断在脑海中闪现。他特别想给家人打个电话,但还是忍住了。不知骑了多久,沈海奇突然看到了远处的队友,他飞快地冲下车扑过去抱住队友,大家明白他与死神擦肩而过,禁不住都流下了眼泪。

  
  骑行到川藏交界处时,突降暴雨,金沙江水咆哮着发出巨大的响声。山上的碎石不断滚落,砸在头盔上咚咚作响,让人头皮发麻。公路异常湿滑,一不小心就会触发泥石流,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绷紧神经向前进。当他们庆幸平安通过这段路时,却得知走在后面的另外一支队伍有七、八个人被滚落的大石头砸死了。那一天,他们都没怎么说话。

  
  “怒江七十二拐”留下的则是一长串呐喊。12公里的九十九道弯是川藏线上的必经之路。路面被经过的车辆打磨得非常光滑,他们犹如骑行在天际,一不留神随时会坠落山谷。沈海奇和队友提心吊胆俯冲直下,簌簌的风吹过耳际,“啊——”紧张的呐喊声回响在雪域高原。

  

虽然过去了很久,但是沈海奇无数次在梦里还会回想起骑行去西藏的点滴。“骑行去西藏让我发现了自己的潜力。青春只有一次,要做几件让自己难忘的事。”沈海奇说,他的梦想一直都在路上,今年寒假他完成了“海南环岛骑行”,他计划暑假重返西藏,让梦想继续前行。

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联系电话 0731-58290394
邮政编码 411201
电子邮件 kedaxcb@126.com
联系地址 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