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科大学人

刘灿:背起行囊,拥抱远方

作者:文\王佳敏 余帅璋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发表日期:2013-11-25 浏览次数:

穷游”即廉价自助旅游。如今,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穷游”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出行梦想。今年暑假,10级音乐系女生刘灿仅用两千余元,历时40天,游了东北三省、内蒙古、宁夏和青海省。大学三年来,她到过的省份已然占据了大半个中国。

“蹭”出来的美丽旅途

  走在偌大的科大校园里,她是一个身袭黑布长裙、长发飘飘、笑容恬淡优雅的音乐系女生。而在西北杳无人烟的戈壁滩上,她头戴深色太阳镜,背负重达30斤的旅行包,身着简便的运动服,面色黝黑而笑容纯朴真诚。

  游东北、内蒙、青海,整个旅程超过40天,而总花费仅两千余元?刘灿面对众人对她穷游经历的惊叹,表情依旧淡然。谈起暑假这场旅行的开始,刘灿说得很平常。她原本赋闲在家,得知两位高中好友要去大连实习,对大海的渴望,令她当即决定同去大连。“青春就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刘灿这样形容自己的“疯狂”。值得一提的是,刘爸刘妈对刘灿的“疯狂”也十分支持,刘妈特地买来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贴在女儿房间里,鼓励女儿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刘灿说,穷游的核心在于“蹭”,她戏称自己就是一路“蹭”过去的:蹭车、蹭住、蹭吃……

  最难忘的是蹭车。40多天里,刘灿把各式各样的车都坐遍了,私家车、大货车、三轮车……刘灿爽朗地形容那时候的自己:“不在乎能否到达目的地,只要方向对就没问题。”因为心怀期待,总会遇见意想不到的事和风景。在旅途中,刘灿碰巧遇见了几个学生背包客,同样的兴趣令他们一拍即合,决定组队去青海湖。怎么去?如果选择租车每人得花不少钱。“为了省钱,还是蹭车吧!”然而苍莽的戈壁滩上,西北的公路蜿蜒逶迤,方圆十里内都是无人区,刘灿和队友们在公路旁,拿着用黑色马克笔写的“求搭车”纸牌,好不容易看到一辆车,并成功拦截下。那是一辆藏民的货车,语言不通就写字交流。几十公里的路程,用这样的方法最终顺利到达青海湖,居然没花一分钱路费。

  除了蹭车,蹭住和蹭吃也是常有的事。关于住,刘灿说,很多与旅行相关的论坛、贴吧、网站都有很多最新的“沙发客”讯息。“沙发客就是免费住在旅行地当地人的家里。”刘灿解释道。“正所谓不看特色看本色”刘灿去内蒙的时候,就是这样住在呼和浩特一户“沙发客”家里,吃、喝、住基本都被这户善良的“沙主”包揽。她还特别支招,找最实惠的住处也很重要,除了沙发客、青旅,一般学校附近也是既能住得实惠也能吃得嗨皮的地方。

  “至于蹭吃,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咯。”刘灿在各种旅程中被许多人请吃饭过,真挚又健谈的她,很容易与人熟识起来,一路上遇到的人也都对这个独自出行的小姑娘十分关照。“这些经历让我相信还是好人更多。只要不遇到坏人,什么都不是事儿。”谈到一路上的好心人们,刘灿语气一转,颇有感触地说了起来:“接受这个社会的馈赠多了,就自然萌生了回馈之心。”

从蹭到“赠” 爱心延续

  一路走来,旅行锻炼的不仅仅是她的勇气、信心和独立,从接受帮助到帮助他人,刘灿让爱心继续传递了下去。

  旅途搭车时,刘灿有幸结识了一位司机大叔。攀谈时意外发现,司机大叔的女儿竟是我校2013级的新生。惊喜之余,刘灿赶紧记下了大叔的电话。在她看来,旅行的途中充满太多未知,“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次遇到。”抓住有限的机会报答这些好心人成了刘灿心头的一个牵挂。于是,新生报到之际,刘灿做起了“小家长”,帮助这位大叔的女儿报到、领物品、进宿舍……

  回校后,细心的刘灿还买了许多材料,做了许多可爱的小饰品寄给在旅途中帮助过她的人。“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正因为从别人手中接过赠予的玫瑰,我更愿意用我自己的方式,传递这种芬芳。”刘灿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诠释旅行的意义。

  其实刘灿的爱心之举远不止这些,早在2012年,刘灿在贵州铜仁旅行时,意外认识了一位支教者李老师。李老师向刘灿描绘起了山区里孩子们的生活。她当即决定,和李老师一同去看看那群山里的孩子。几间破旧的土房,一根锈迹斑斑的旗杆,就是十几个孩子的学校。刘灿不敢相信,那些电视上的画面真实地展现于眼里。陪着这些孩子上了一天的课,看着孩子们破旧的铅笔、本子,刘灿的心疼了。回到学校,她立刻联系同学们展开募捐。在近一个月的努力下,她为山区孩子们收集了整整六大箱的爱心物资。

  “旅行是一种‘毒’,而我中‘毒’太深。”刘灿笑道。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后,刘灿表示,她还将继续背起行囊,拥抱远方。

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联系电话 0731-58290394
邮政编码 411201
电子邮件 kedaxcb@126.com
联系地址 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