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红包抢出新年味?

本期主题红包抢出新年味?

 
礼尚往来  不亦乐乎
 
“看绅士名媛,捧手机笑,为了块儿八毛,引无数土豪不睡觉”,春晚抢红包正在进行,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女神和女汉子》的幽默诙谐算什么,不如盯着手机期待下一个红包出现,卯足火力抢到最大份额”,一边紧盯着群内动态,再趁机开启“摇一摇”模式,参与腾讯京东的”抢红包“网上送大礼活动,争取获个“红包代金券”,简直根本停不下来!回忆起春节前后两天,14级采矿专业的张然似乎还有着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他凭借“不放弃不抛弃”的精神,在一天之内竟然抢到了一百多块,行外人可能不懂,这可是几分八毛积累起来的,他诙谐地说道,“这个过程让我们明白,只要毅力不断,必能水滴石穿!”
 
一大早收到微信红包,瞬间感觉这才是最温馨最实际的祝福。“不要觉得这是个功利的想法,只有乐在其中才会懂得其中韵味。”12级园林专业的曾琼说道。虽然抢到手软才积攒了十几二十块钱,但是大多数同学表示,自己发出去的红包并不少于收到的,彼此发红包就是图个快乐,也算沾沾过年的喜气,由此可知,抢红包并不能断定是一场“金融鸦片”或者“文化灾难”,它主要还是在这种特定的文化下产生的娱乐工具,“妖魔化”红包的论断还是还是值得考虑的。
 
“下一场红包雨吧,让我戳破我的手机屏幕”,群里刷屏不断,群主被逼无奈承诺晚上十点发红包,果然十点不到大家都相继冒泡,提醒群主兑现承诺,“这个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积极主动啊。”各大群主纷纷感慨道,有的微信群里,一天发的红包甚至达到一百多个,而这些红包雨也成功地让大家兴致大涨,下得越频繁群内越勃然。
 
众人皆抢  而我独望
 
不过这边自得其乐,身旁的父母却不知为何?妈妈问:“你老盯着手机屏幕干嘛呢?”“抢红包啊,最多的一次能抢到几块呢。”“那你别抢了,去帮我把碗刷了,给你十块。”这时候是乖乖地去刷碗还是坚守“阵地”呢?在13级会计学专业的张雨看来,这些并没有引起她的兴趣,回忆小时候过年一家人看春晚、喝着甜酒聊着家常的情形,仿佛那时候年味更浓,“现在年味慢慢淡化了,各种电子产品的创新,使我们与家人的沟通减少了,和现实世界的接触更少了。”与其放假在家也盯着手机,张雨选择把时间多留一点给家人,因为她觉得这样才会让她觉得更充实快乐。
 
据调查了解,红包党内中年人并不多,一方面可能是这个群体对电子产品的依赖较小,相对独立于网络世界,另一方面,他们大多数对抢红包本身没有什么兴致。“所谓春节抢红包,那似乎是年轻一代的狂欢。”13级法学专业李永芳的父亲李华说道,女儿在春节期间盯着手机屏幕的时间远远多于和父母聊天的时间,对于他来说,这个反而成了一个伤脑筋的问题。由此看来,春节红包娱乐了一类人,同时也孤独了一群人。
 
理性对待  适可而止
 
“抢红包虽然是一种娱乐手段,但还是适可而止为好。”目前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王树方说道,作为七十年代的人,他更能感触到时代变迁导致的过年文化的改变。那个时候过年就是压岁钱、新衣裳、看民俗表演、放烟花爆竹……左右邻居或亲朋好友互相登门拜年或相邀饮酒、礼尚往来,压岁钱不在多少,意在镇恶驱邪、保佑平安。 这些都足以满足童年时期对过年急切盼望的心,而现在不同了,很多年俗都简化了,拜年微信、短信、QQ怎么简单怎么来,还带发红包,仿佛一部手机就能取代所有的活动。说到这里,王树方似乎对过去浓厚的年味充满着回忆。
 
“线上抢红包,更要注意自己的信息安全,毕竟是一种大众化的网络活动,该多一份冷静和思索。”商学院金融学老师胡锡亮说道,利用抢红包的网络平台娱乐无可厚非,但信息安全却是不容忽视,抢红包直接对接支付宝,稍有不慎就可以会泄露个人支付信息,这是不得不引起广大“红包党”重视的问题。“适当地参与到这种娱乐活动当中,互相表示一下节日的祝福,但要避免过于沉浸其中、分不清生活主次,才是应有之举。”外国语学院罗芳老师同样收到了“红包”祝福,但是她强调不应过于狂热,况且抢红包耗费了大量时间成本,到头来抢到的金额都不足以抵消花费的流量。
 
把抢红包的时间,分配一点给家人,在接受红包“洗礼”后,或许还可以想想“线下世界”的父母是否也期待着我们的一份惊喜,也许只是一次家常的聊天,也许只是一个久违的亲昵拥抱,“对于我们来说,这些小小的期盼,得到满足时远比抢到红包时的幸福感来得强烈。”13级土木专业学生李鸿的妈妈说道。
 
有抢红包一样的激情和速度,但愿工作和学习时也会有同样的态度。不管年味是否淡化,亲情在任何时代都不能淡化,若能做到这一点,抢红包也不失为一种生活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