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近,那么远

作者:刘俊卿 来源:湘灵文学社 2017-04-05 浏览次数:


“银,无论发生什么,你永远,永远都不要触碰我。”女孩强忍着从树上坠落后的疼痛,向面前的少年挤出一张笑脸。

电影里面,少年的脸藏在面具下,看不见神色同样看不出表情,那双刚伸出来的手也慢慢地垂了下来。她叫竹川萤,六岁在森林中迷路遇见了戴着狐狸面具的他,他叫银。两人就这样相识,他把她送出“山神之森”后,便成为了朋友。

每年夏天她都会来森林找他,六岁到16岁,她从一个小女孩蜕变成一位少女。十年里他们的感情也慢慢超越了友情,向更深层的方向发展。由于银不是人类,他有着一种特殊的体质,一旦不小心被人触碰便会灰飞烟灭,故而他们之间有着一个默契的约定:绝不能够触碰对方的身体。每次漫步,他们都分别牵着一根树枝或一条丝带的一头,仿似拉着双手。一切美好持续到了十年后的一个夏夜,忽的就结束了。在银隔着面具亲吻过萤后,他下意识地扶起了一个摔倒在地的人类男孩。

一瞬间,他的身体在夜里发出萤火之光,在即将消失之际,他说:“萤,过来。”他们终于能够拥抱。

一切都发生在夏日,他们初见,他们漫步,他们“牵手”,他们拥抱,他消失,她哭泣。

夏天的风混合着青草气息,淡淡的,犹如初恋一般的味道。那些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触手可及的爱人身影,在电影中的恋人身上却成了生死诀别,可望而不可即。

这么近,那么远,终究是一场梦。

隔着一根木枝,他拉着她向前行走,走出迷林。

隔着一条纱巾,她仿佛牵过了他的手,那最美的一年夏祭。

隔着一张面具,他轻轻地将吻落在她的脸上,脸红心跳。

若不是那跌倒的小男孩,或许他们永远也无法真实地感受到彼此的身体,即使那唯一一次的接触过后,迎来的是永远的失去,他们也在所不惜。如果一生没有一次机会去触碰爱人的体温,那么,活着又有何意义?

绿川幸的漫画总是能够给人治愈系的感觉,温馨之中又带着一丝凄凉,这或许就是恋爱最磨人的时刻,爱而不得。

诸如此类,如剪刀手爱德华的爱情——我们虽然无法拥抱,但是我们的心是永远在一起的;又如泰坦尼克号——为了爱,即使你不在,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爱是栖息在不同躯体内的同一个灵魂。银与萤是幸运的,即使不能每分每秒都紧紧相拥,但至少此次相爱,曾有过一刻的温存。而这世上多少恋人同床异梦,咫尺若天涯。

这么近,那么远,相爱便好。

“这里是葱葱郁郁的山神之森,一定,要有一段时间,无法再盼望夏天了。心若刀绞,泪水夺眶而出。然而,留在手中的温暖,与夏日的回忆,都将永远伴随我。”萤紧紧地拥抱着那件仍伴有余温的和服。

她不知道,萤火之森里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多幸运能在消失前抱你一下,只是我始终没能说出那句话,我喜欢你。”银如是说。

这么近,那么远,爱过便好。

Copyright©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411201 电话:0731-58291314 电子邮箱:xcb@hn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