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时代的爱情

作者:涂佳敏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2016-10-26 浏览次数:

    路遥写《平凡的世界》,每到情深意切处,便觉得笔下这个人物形象像是真真切切存在一般。路遥笔下的女人,真真切切存在于那个城乡社会大转型的时代。

田润叶出身在双水村,却和二爸原西县革委副书记田福军生活在一起,在原西城里坚持着自己光荣的人民教师职业。这就注定着润叶会是一个徘徊在传统与现代之间的中国农村知识女性。

润叶钟意于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少安哥,她脱离了世俗之见,鼓起勇气塞给少安的纸条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少安哥,我愿意一辈子跟你好,润叶。她可以不看两人的差距也不顾家庭的反对,而少安却不可以,他知道自己只是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庄稼人,他和润叶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孙少安为改变那个烂包的家中光景劳心劳力,润叶的爱情始终得不到回应,于是她终于接受了和李向前的政治婚姻。幸运的是,李向前是一个有责任心并且敬她爱她的丈夫。不幸的是,这样一个丈夫包容她心疼她,给她时间去忘记过去去接受新生活,而润叶心里依旧偏执地容不下另外一个人。直到向前发生车祸,润叶才明白一个妻子的责任是什么,两个人的婚姻生活才得以延续。润叶内心那种现代女性要求自由自主的独立意识被传统的世俗观念无情地击碎了。

少安从山西领回来一个愿意和他过光景的不收彩礼的婆姨,贺秀莲从小在农村长大,没有太多的文化与学识,却吃苦耐劳,伶俐,贤惠,是中国传统的农村劳动女性。

秀莲身上有着黄土高原特有的柔情与体魄,她躺在板车上被少安从医院接回双水村过年,永久地停在了村口。秀莲第一次见少安,便铁定了心要跟着少安,她没有嫌弃这里有多贫困,她将软绵的枣剥了皮给奶奶吃,她结婚扯新衣服给少安拿好布料,自己拿便宜的布料。少安要带领整个双水村的人发财致富,秀莲便毫无怨言地在家里砖厂两头忙。少安创业失败,秀莲心里强忍着难受也要宽丈夫的心,做少安的出气筒。少安砖厂开始有收益了,秀莲要打一口新的窑洞分家,少安想继续把生意做大加紧脱贫,少安自己吃黑疙瘩,秀莲偷偷在他碗里放白面膜,少安说:信不信我捶你啊!而她心里只想对少安好。秀莲的爱少了一份自由,却多了一份浓烈,更加显得厚重。

田晓霞出身在干部与医生的家庭之中,是在新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现代知识女性,不管是学校里的学生还是报社的记者,她都是那么的光芒万丈。

晓霞热情如火,她独具慧眼注意到了孙少平,少平也因她而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晓霞给少平看《参考消息》,两个年轻人探讨着社会和人生的问题,两颗年轻的心彼此欣赏着,不管少平是穷学生是揽工汉还是矿工,晓霞都一心一意地爱着他,这一对少男少女正如普希金《囚徒》中:我们原是天空自由飞翔的鸟/飞去吧/飞到那乌云背后明媚的山峦/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角/只有风在欢舞/还有我作伴。她的父亲是高官田福军,而直到晓霞在洪灾之中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换来一个更年轻的生命过后,田福军才和同事说那个固执着要上抢险第一线的年轻女记者是自己的女儿。晓霞没有从抗洪前线回来,她来不及赴少平杜梨树下的约定……

鲁迅先生有言:悲剧都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路遥笔下有勇敢、固执的润叶,就有她不愿意接受婚姻生活的不幸。有贤惠、懂事的秀莲,最也注定会有为家庭劳累过度罹患肺癌的她。有自信、果敢的晓霞,便注定她会毫不犹豫冲入洪水中救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结束了爱情。

 

                                                            

Copyright©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411201 电话:0731-58291314 电子邮箱:xcb@hn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