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流年遍开花

作者:杨景歆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2016-11-16 浏览次数:

湘潭的清晨,七点零三分,阳光正好,透过枝叶的罅隙撒下点点斑驳,走出大门,步步踏在层层晕开的光圈里,像是延续着小朋友的游戏,固执而笨拙。

    小径两旁的桂花开了,忽而想起记忆中那个小小的少年的憧憬:用罐头瓶收集好冬日的初雪,贮存在冰箱里,待到桂花开遍,将其采下,放入雪水中,倒入蜂蜜,仔细品尝。


       然而,北方不下雪,北方无桂花。

    发消息给他:科大的桂花开了,可香可香。

    儿时对
于迁客骚人的情怀一向嗤之以鼻,却于异乡里忍不住写下这些细细碎碎的文字,来思恋承载了我过往数年光阴的小小津城。

    喜欢阳光晒过被子的味道,喜欢举着棒棒糖到处乱跑,喜欢躺在青青草地上慵懒地睡觉,喜欢在南方的艳阳天里怀念自己的小骄傲。


    那些琐碎的片段从偌大的表盘中央打马而过,被偷偷藏在陌生的角落里,以操纵者之名,命名为旧时光。


    湘潭的午后,十三点十八分,小雨淅淅沥沥地拍打着窗檐,透过窗棂仿佛可以触碰到记忆中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

    与其说怀念那片故土,不如说我所怀念的,是记忆里的他和远方。


    八岁,小小的我们穿着西服婚纱,小小的姑娘以为会嫁给身旁小小的少年。


    九岁,小小的我们走过清华园,小小的姑娘以为会在多年以后携手走过每一座城市,与小小的少年。


    十岁,小小的我们站上舞台,各自主持着自己的晚会,小小的姑娘以为大家都会变成梦想中的模样,未来的未来,会站上更大的舞台,主持同一台晚会,和小小的少年。
     
    十一岁
,小小的我们兜兜转转又坐回同桌,小小的姑娘独自一人飞去欧洲,以为长大后的自己会牵着喜欢的男孩的手一起坐上威尼斯的小艇,在贡多拉上听船夫高歌着不知名的曲调,轻轻跟着哼唱。

    十二岁,小小的我们考上同一所中学,小小的姑娘邀请他来自己的生日会,收到一支怀抱爱心的毛绒小熊,门外站着尴尬的小熊主人,姑娘羞红了脸,伸手拉过小小的少年。


    十三岁,小小的我们开始自己不同的生活,小小的姑娘会在下课时站在讲台上,望着对面班级的门口,偷窥他仰头擦黑板的模样,以为跨过这一段时光,就可以谱成一支梦想,无需跌宕起伏,只要有他,就好。


    十四岁,小小的我们为同一所高中拼搏,小小的姑娘偶尔会迷糊到摔在地上,起身后回头望,总会看到众多黑漆漆的身影里,一人捂着嘴巴偷偷笑。
 
    十五岁,小
小的我们被分在不同的楼层,相遇的方式只有楼梯的转角,亦或是连接教学楼与办公楼的那道红瓦绿窗的长廊。小小姑娘喜欢在阳光正好的午后,从窗口向下望,篮球场中央的小小少年,依旧是最初的模样。

    十六岁,小小的我们被迫经历生离死别,小小的姑娘在外婆的葬礼上哭到失声,开始学习放下纷扰,在每一个无助的阴天里,都习惯于和隐匿在人群里的男孩招一招手,然后转身,独自一人走开。

    十七岁,小小的我们站在人生的转折点上,执笔自凌晨至黄昏,翻遍一本又一本,却终究还是没能找到诗和远方。小小的姑娘在温暖的日子里,偷偷扯住男孩的衣袖,在朋友的起哄声中,与他拍下一张尴尬的合照。那时小小的少年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的弧度刚刚好。


    十八岁,小小的我们背起行囊,踏入自己的象牙塔里,向未来遥望。小小的姑娘独自一人远赴他乡,寂寥时还是会将小小少年牵挂于心上。


    自此,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黄昏,十九点三十四分,雨声渐渐弥散在空气中,于无声处缓缓落幕。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言叶之庭》

 

Copyright©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411201 电话:0731-58291314 电子邮箱:xcb@hn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