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来兮

作者:周雪琪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2016-12-19 浏览次数:

窗外夜色渐渐深沉,耳畔循环起那首熟悉的歌谣——《高山有好水》。曲调悠扬婉转,久久萦绕于心间,唱尽一城山水,点点勾勒出那座神秘边城的轮廓。“高山有好水,瀑飞壮豪情。”初看《血色湘西》的时候,我便为这座湘西小城所沉醉,这秀丽婉约的山水啊,却养育了一代代铁骨铮铮的人,在烽火狼烟中谱写了一首豪迈悲壮的挽歌。

山色黛青,万峰腾龙气雄浑。清流潺潺,千转百回流清纯。歌曲前半段的调子绵长轻和,缓缓诉说着湘西小城的万种风情。秀丽的山水,徐徐转动的水车,吊脚楼上的歌与酒,小背篓中醉人的梦。还有神秘古老的湘西风俗-男子成人戴耳环,直到六十岁。女成年拜傩公挂长命锁。

  而那一支支缠绵动人的情歌,就如故事中阿妹阿哥们荡气回肠、轰轰烈烈的爱情,涤荡于浩浩天地之间。

高山有好水,瀑飞壮豪情。纵观整个故事,爱恨纠葛与世家纷争贯穿了始终。而当战火降临,日寇践踏山河,往日的恩仇在民族大义面前烟消云散。本为世代冤家的竿子营与排帮携手抗敌,誓死要保卫家园的一山一水!歌曲中段由雄浑壮阔的男声唱颂-“丢不下三步两回头的勾魂眼挡不住平地一声雷的烈火心看不完盘古创世的这方神奇说不尽女娲补天的赤诚。”这原始的湘西,质朴的湘西,血性的湘西,要用骨子里的血性,守护这世世代代的好山好水。

老的望楼上,五叔的孙子吹响牛角。号声中,绣着“雷公寨”字样的古老战旗迎风招展。几位戴起银耳环的老人一齐合力,绞开了古旧的巨大床弩。粗大的床弩大箭装上了弦。“飞弩传战书喽…”在苍老粗豪的齐吼声中,五叔踩落弩机踏板,巨箭凌空,直破云天。随后是九弓十七寨一面面的古老战旗冉冉而起,无数古老沧桑的兵器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芒。十七位须发皆白的寨首,高举着寨旗,带领着这支由老少妇孺组成的队伍浩荡而来,漫山遍野,呼声如雷!

雪峰山保卫战打响,每一位湘西儿女,都用不同的方式昭示了自己的血性。灵秀美丽的少女穗穗褪下红装,冲锋陷阵。剽悍勇猛的汉子三怒,率领排帮浴血奋战。爱慕穗穗的耀文放下个人私情,投笔从戎,直至战死。纠缠一生的耀武与月月,在最后一刻释怀恩怨,合力杀敌,于烈烈大火中相拥而逝。两袖清风、清瘦文弱的瞿先生在屈子祠前慷慨陈词,从容就义。就连平日古板而不近人情的十四太爷,面临受敌寇威逼,亦选择抱着重孙虎崽跳下万丈天坑。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风云剧变中渐次倒下而那些善恶恩怨、人性残缺,却都在抗日的战火中被荡涤干净

祖坟山上,傩公高声唱颂着屈子的《国殇》,为这场泣血悲歌的会战擂响战鼓。淳朴善良的湘西竿民,下至黄口小儿,上至花甲老人,同仇敌忾,捐躯赴国难,终守住这大好河山!

故事的最后,硝烟弥漫的战场,竿子营那粗犷的山野情歌中,女人背自家男人的遗体,向山下的家园走去…“高山有好水,甘泉酿痴情”。歌曲的调子渐渐归于平静,却久久挥之不去。

瑰奇山河间,湘西儿女,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Copyright©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411201 电话:0731-58291314 电子邮箱:xcb@hn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