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夏

作者:杨景歆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2016-12-20 浏览次数:

凌晨三点的村宅,一切似乎还在沉睡之中,追逐着空调的冷气,渐渐苏醒来到古宅的厅前。屋内鼾声隐隐作响,屋外细数繁星点点。漾入鼻吸中的丝丝青草香气携卷着记忆刹那间又飘回到初来乍到的那天。

    黄昏空气中飘着甜腻的花香,路边带着偌大草帽的美丽姑娘默默低首快速在金银花海里徜徉,熟稔动作,仔细安放。村长家的女儿漫不经心的散步在门前的小路上,偶尔和路边人家搭几句话,带着糯糯的乡音,弥散在喧嚣声中。“村长晚上这里蚊子多么”“不怎么多”记忆中那个中年发福的朴实男主人憨憨的说着,手中婉转迂回的水管被他得心应手的浇灌着庭院。又是一年中的盛夏时节,虫鸣声总在傍晚入梦前夕在耳边清晰。

    西厢房中,女孩轻轻捏着被角静静安躺,梦中,迷散着玫瑰花香的小小庭院里,阿婆坐在摇椅上缓缓摇晃着手中的蒲扇,女孩采撷着脚边悄然抽芽的薄荷叶,沾了午时细雨打下的水滴贴在额角,抬首仰望着远处,山坡那边,少年一袭白衣吹着笙箫步步归来,纤长的手指附在悠长的旋律中,唇角微扬,夕阳的微光透过层层枝叶打下点点斑驳随着少年的步伐缓缓向前,“阿哥,是你么”扣门的声音有远及近传入女孩的耳畔,绕过落在地上的几只梅子,快步走上前,指尖抓紧自己身前的衣襟,轻咳几下,对门外少年轻声询问。“怎的多日不见竟连我的箫声也一并忘却了”门外少年浅浅道着,嘴角的弧度不禁又加大了几分。杏花微雨下,睡梦中的女孩似是盼到了良人已归来,白皙的脸庞上泛起丝丝红晕,棱角分明的侧脸不觉间又温润了一些。


    夜色又深了几分,老人缓缓停下手中的动作,扶着椅背慢慢起身,看着梅子树下翩翩而立的一对小儿女,笑着摇摇头,向屋中移步归去。繁星映射下,少年执起女孩的衣袖,将怀中一只手镯套入女孩纤细的手腕,细雨忽而纷纷落下,濡湿了女孩的身前衣襟,淅淅沥沥的响声伴着少年的轻语和女孩明媚的眼眸静静潜入梦境。
   
   
院外夜微浓,院中天将明。女孩将紧握的被角伸展开来,揉揉惺忪的睡眼,光着脚走在微凉的地板上,一步步轻轻挪动着打开房门来到厅前。门外庭中,村长妻子已坐在藤椅上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张罗早餐,沙哑的声音在寂静处悄然入耳,分外清晰。转眼间,天色渐亮,村宅中房客陆陆续续穿戴整齐,迎着朝阳开始了新的征程。

Copyright©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411201 电话:0731-58291314 电子邮箱:xcb@hn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