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恩

作者:何沛阳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2016-12-22 浏览次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说: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入了冬的夜晚,总是让人后知后觉的发现那黑压压的天与满是萧瑟沉寂的氛围。操场上枯枝败叶凌乱的散落着,那些匆匆的脚步一下又一下的踩上去,不曾有人听到它们最后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

  我犯事了,抽烟,打架,自习课不安分……“不想念赶紧回家,别在这影响班里其他同学班主任将杯子狠狠的叩在桌上,他的眼神充满着一股气力,锋锐的朝我刺来。

  我的高中在异地借读,奔着学校军事化管理的严纪与奇高的一本上线率,从中国的西北,我只身一人去往东北,那段日子,我万事不顺心,错误百出,许是因为心境聒噪烦乱,内心不安于整日千篇一律的生活而异于往常的躁动吧……

  终于,在一个没有风的傍晚,爸从家辗转奔波2900公里来到了我的学校。只几月未见,他仿佛苍老了好多,脸上的胡渣和鬓角的白发让我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已不再是我儿时那个身强体健风华正茂的父亲了,即将成年的我该慢慢将自己的肩膀靠近日益苍老的父亲的耳边了……

  听妈说,因为我最近一阵子出了好多事,爸怕我一个人在这心情消沉压抑,天一亮就买了票向我赶来,那一刻,我真怪自己不懂事,即将成人,却这样折腾家里人。

  爸走的那天,雪花稀落的飘零着,学校刚好放周假,我为了能在这一周仅有的四个小时周假时间里自己能去快活自在一会,我告诉爸要回去上自习,便转身回了学校……

  两天后的晚上,晚自习下课后我打电话给家里,妈说爸的腿痨了疾,上楼梯都有些吃力,我这才知道,那天,爸的火车票还有四个多小时才发车,而我就那样扔下他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小镇上,在这冬季的严寒中,走了整整四个小时,他唯一的儿子那时候却不知道在哪里和同学朋友们打闹着寻开心。

  天空依旧如墨般漆黑,没有一颗星星在亮,我狠抽自己几个巴掌,心里千万个怪自己真不是个东西,透过电话亭的橱窗,我看到些许雪花缓缓飘零着……

  我问佛:为什么总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那以后的某一个周假,我被同学约去泡澡,虽不情愿,可无奈无事可干,便勉强应下了他。身体浸入温暖的冒着腾腾热气的水池,身心的疲乏感顿时稀释在温热的池水之中,忽然的,我想到那个寒冷萧瑟的下午,我为什么没有带着几经奔波劳碌的父亲来泡泡着温热的水澡呢,汗液流进了眼睛,混着眼泪一起滴入了池水……

  我不敢再呆在那温热的水池中,像是多泡一秒钟就会多一重罪恶,拖着沉重的心态走在回校的路上,校门口,一个裹着厚重棉袄的男人骑在摩托车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叫回了刚下车就奔往学校的女儿,从怀里掏出一张崭崭新的五十块钱塞到了女孩手里想吃点啥就买,别省着,女孩只是木木的接了钱,转身更加匆忙的跑向学校,不曾回过头来,而那位父亲扯下脸上的口罩,脱下手套,哽咽着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摩托车停下的地方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或许是那个女孩不愿让同学知道她有一个开摩托车的父亲吧。不过没关系,我知道总会有一个心酸过后的午夜,她会像当时的我一样明白自己身边这个日夜辛劳的男人有多么的可爱多么的需要她爱的回报,会知道自己此时的虚荣心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廉价与低俗。

  感恩,并非心口不一,流于形式甚至于故弄玄虚的去感恩所谓的亲情,爱情,生活,生命。没有遗憾,怎能懂得真正的恩情所感?

  我问佛: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明年才会懂得珍惜。

Copyright©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411201 电话:0731-58291314 电子邮箱:xcb@hn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