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城二三事

作者:陈心灵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2017-04-14 浏览次数:

  这连月不断的烟雨让我想起港城了,此时,千里之外的那头,大概也是这番景象吧,雨不停地落着,衣服终日湿着,人们操着方言,穿着拖鞋,为了活奔走着。

 

  只要是提到港城,就不能离开了海。驱车从防钦高速公路往港城去的时候,远远地,一股海的味道就会朝你扑过来,空气里飘着咸湿的海风,氤氲着海的湿气,这会使人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海就在眼前了,好像再往前走不一会儿那片蓝色的仙境就静静躺在那涌动着,但其实,前面的小河道只是冰山一角,要想识得庐山真面目,还得往更深处去。一路上,没有一座高耸的山,也没有一处惊艳的景,甚至没有一栋参天的楼,所有的自然的和人工的造物,都是以十分内敛地生活在这里的。各个区并不连在一块,区与区中间是低矮葱郁的岭,横卧着延绵着,偶尔有一两户人家,选择把房子建在这些小岭的向阳面,到了晚上,星星点点的光亮着,煞是神秘。
 
  你再往前去,就会感觉到海风会灌进你领子里在你身上乱窜,越来越近时,风会扯着你头发,在你的头皮上来回游走,海的确是到啦!但好像,这里并没有传统的海滨风光,没有济州岛的温情浪漫,也没有海南的奔放张扬,在你眼前的那片海,是温和的,可爱的,内敛的,好像是陶渊明笔下那片被人遗忘的桃源一般,遗世独立与世无争。那海的蓝,同天空的颜色并无二般,好像是蓝色的颜料在水中慢慢化开,越发越柔和剔透;还有那风的轻柔,是任何一种现代机器都无法制造出来的,这天然的产物,可以算是上帝遗失的一颗明珠了。

 

  这颗边陲明珠,就在祖国陆地国土的最南端静静地卧着。也许是因为是边境的原因,这里并没有怎么被打扰,千百年来,它就守在这里,成为了支撑靠海的人活下去的支柱。这里的人,喜欢扣着越南帽,挑着扁担,穿着拖鞋,喜欢席地而坐。海的品性影响了这里的人的性格,这里的人随性、简单,同时骨子里透着一股厚重内敛。闲了,就聚在一起,霞光里黄昏后,面朝着海,睡在吊床里或坐在木桩上,聊聊家长里短;馋了,就换了水鞋,但海里去,海里有各种可口的玩意儿。很多藏在在舌尖上的乡愁,在一看到海产品的时候就会爆发出来,关于家的记忆,总是和那片海分不开。从港城出来的游子,没有谁的回忆里没有一片蔚蓝的!

 

  港城的发展好像比外界慢了一个节拍,不比外面前卫,也不太懂得用过多的霓虹等装饰自己,更没有为着旅游而过度地开发自己。这里的大多数物景,都保持着它原来的样子,粗野的,内敛的,缓慢的。海上放着的,大概是这里的人为着生靠海吃饭用器具,大多是竹子或木头做的,这里的人喜欢不沾染工业气息的东西。在海滩上的,大多不是外来游人,而是带着越南帽的港城人,他们之中有拖着渔网的,有掮着铁耙的,有提着竹笼的,我想,海才是他们的战场,靠着岭,枕着海,才会让他们感到踏实。

 

  我为着港城的原始而感到庆幸,同时也为它的这般美丽而忧心。它只是没有被更多的人发现,一旦社会的浪潮推着它了,那时的港城人,会因着这翻复天地的变化而比以前更富,但是到那时,海却早已不是那片海,港城人还能靠着什么活呢?

Copyright©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411201 电话:0731-58291314 电子邮箱:xcb@hn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