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科大要闻

迎新志愿者的一天

作者:文/彭玲茜 图/陈勃鑫 李宇霞 吴江铠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发表日期:2017-09-08 浏览次数:

 

“铛、铛、铛……”,《东方红》乐曲响过后,厚重悠扬的七声钟声正笼罩着9月8日12点的长沙火车站。正午近乎停滞的空气里,在躁动的人群中一眼望去,“湖南科技大学”的红色标牌十分显眼。

 

“先给家长们倒点水,安抚一下”,在4列由新生、家长和行李堆积起来的长队前面,齐彬钰举起手上的喇叭扯着嗓子喊到,作为长沙火车站迎新点的总负责人,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参与迎新工作了。同时,为确保新生和家长顺利达到学校,在长沙火车站,和齐彬钰一起的还有三十余名迎新志愿者,以及4辆滚动工作的迎新车。

 

正午的太阳十分毒辣,人群中新生和家长已经稍显躁动。幸运的是停放在不远处的迎新车早已准备好,马上就可以接新的一批“家人回家”。“请各位同学拿出录取通知书,现在给大家发票”,志愿者们一边安抚大家的情绪,一边挤进队伍里给新生发放车票。不到一分钟,五十张车票就已经发放完毕。

 

然而,在队列中等待着的家长和学生却随着一列列火车的到站而逐渐增多,且迎新车运行的速度远远不及人潮涌来的速度。送完一辆迎新车后,安抚剩下的新生和家长的情绪,是志愿者们首要的工作。

 

“要是不让家长安静下来,后面会有大乱子。” 齐彬钰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到。33℃的高温下,志愿者的蓝色制服早已被汗水浸透,但他们依然没有停下工作,因为他们明白,在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后,太阳炙烤着的不只是长沙火车站的大地,同时也炙烤着家长们等待的耐心。

  

因此,在匆忙喝了一口水后,齐彬钰顾不上被晒得通红的脸,和其他志愿者们又穿梭在了队伍当中。她一次又一次拿起挂在胸前的已经滚烫的手机,联系司机,然后向家长们实时通报车辆运行过程,回答家长的问题……。
 

“太晒了,这顶帽子给你,女孩子要对自己好一点,你去休息会,我们没关系的。”突然一顶粉帽子出现在齐彬钰的眼前,一位母亲突然的关心让齐彬钰有点措手不及,一直想着如何安慰家长的她在家长看来却成了最该被安抚的人,齐彬钰心头一热,顿时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对工作的欲望也更加强烈了。

 

为了更快的让新生和家长情绪稳定下来,齐彬钰灵机一动,找来了纸和笔,在原本预备的粉色和蓝色两种车票外,现场制作了车票起来,“让家长拿到车票能让他们更安心。”齐彬钰这样想着。然而,自制车票的效果也没让她失望,拿到车票后的新生和家长们明显更加舒畅了,见此,齐彬钰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粉色车票站里面两列,蓝色站外面两列,纸质车票在下一趟。家长可以在帐篷里面稍坐一会,由学生来排队”没拿喇叭,负责将学生带到迎新车上的志愿者彭科程只能用嗓子竭力嘶吼着,尽量让队伍最后一个人也能听到。

 

“铛铛铛”三点整,钟声下,彭科程甩了甩头打起精神,再次清点了下一班车的人数。“45、46、47”随后,“这边还有”听到同学的呼喊后,他走到的队伍的另一边查看情况,然而,杂乱的工作却让他的记忆断了片,忘记了刚刚清点好的人数。“哎呀”他拍了拍脑门,额头的汗黏在了他的手上,面露难色。

 

在这被热气凝滞的空气里,彭科程担心再数一遍会让家长们不耐烦,不数又会让上车的队伍乱掉,他试着向周边站着的志愿者求助“有谁知道我刚刚数到哪了吗”空气一阵安静,只有频频晃动的脑袋。幸好家长们并没有责难于他并且十分配合,彭科程擦擦脑门的汗,心怀感动。

 

毒辣的太阳下,志愿者内心其实也是波澜起伏的,但家长面前的他们却都是忙碌且值得信赖的。“尽管迎新工作不是一帆风顺的,但看到被我送走的一车又一车家长,满满的成就感就来了。”齐彬钰宽慰地说道。

   
送走了一批家长后,大本营里总算是宽敞了些。彭科程拿来了藿香正气水,给值班志愿者们发放着。“齐姐,来咯,很酸爽的”彭科程笑着把插上吸管的藿香正气水递过去,因为他知道齐彬钰对于药物“宁死不屈”。齐彬钰笑着摆摆手,往后躲了躲。“来一支吧,齐姐你那么辛苦操劳。”虽然是在打趣,但其实彭科程是想让队长喝下一支解解暑。


    傍晚,匆匆吃过晚饭后,发车员杨原凯坐在凳子上翻了翻手上的一沓发车单,他告诉记者,截止到傍晚八点,已经发了九趟车,共四百多名科大人从长沙火车站顺利到“家”。

 

而在学校五十公里外的长沙火车站,整点报时的钟声混杂着车辆发动机的起步声,连续工作了七个小时齐彬钰和她的战友还继续甚至将通宵驻守在“大本营”里,等待踏着夜色归来的“家人们”。

湖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联系电话 0731-58290394
邮政编码 411201
电子邮件 kedaxcb@126.com
联系地址 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